您的位置:首页 > 院务公开 > 政策法规 > 

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内容解读



2019年12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由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并于2020年6月1日起正式施行。在2020年**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的决胜之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的颁布可以说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因为没有全民健康,也没有**小康。今天,让我们来看一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有哪些**内容吧。

一、全力推进“强基层”

《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分别从医疗机构配置、分级诊疗医疗服务下沉、医疗卫生人才建设、边远贫困地区保障等四个方面对促进基层医疗卫**展进行了详细的规定。力推“强基层”的基本政策,回应了健康中国战略实施的立法目的。整个法律的着力点或亮点,一是保基本,二是强基层,三是促健康,四是促改革。

二、明确医疗卫生事业的公益性原则

《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明确规定医疗卫生事业应当坚持公益性原则;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由**免费提供;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坚持以非营利性医疗卫生机构为主体、营利性医疗机构为补充。**举办非营利性医疗卫生机构,在基本医疗卫生事业中发挥主导作用,保障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公平可及。

三、对社会力量举办医疗机构继续

持鼓励政策,但从严监管并规范

**医院与社会力量合作办医

一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继续重申“鼓励社会力量依法举办医疗机构”的政策,明确规定社会力量举办的医疗卫生机构在基本医疗保险定点、**专科建设、科研教学、等级评审、特定医疗技术准入、医疗卫生人员职称评定等方面享有与**举办的医疗卫生机构同等的权利。社会力量可以选择设立非营利性或者营利性医疗卫生机构。社会力量举办的非营利性医疗卫生机构按照规定享受与**举办的医疗卫生机构同等的税收、财政补助、用地、用水、用电、用气、用热等优惠政策,并依法接受监督管理。前述规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四审稿新增内容,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关于“**鼓励**举办的医疗卫生机构与社会力量合作举办非营利性医疗卫生机构”的规定相结合,表明了**坚持以非营利性医疗卫生机构为主体,在保持非营利性医疗卫生机构公益性、独立性的前提下,鼓励社会资本发展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的基本态度。

另一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明确**举办医疗机构“保基本”的职能定位,并强调**举办的医疗机构应当坚持“公益性质”,对**医院与社会资本合作进行了严格限制和监管,明确规定“**举办的医疗卫生机构不得与其他组织投资设立非独立法人资格的医疗卫生机构,不得与社会资本合作举办营利性医疗卫生机构”(下称“双禁止”规定)。“双禁止”规定在草案一审稿中便已出现,并在历次修订中予以保留到**。该规定的施行,将对现有部分社会资本与**医院合作办医项目以及未来社会资本与公立医院的合作模式产生实质性影响。

四、明确药品供应保障制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明确规定:“**建立健全药品价格监测体系,开展成本价格调查,加强药品价格监督检查,依法查处价格垄断、价格欺诈、不正当竞争等违法行为,维护药品价格秩序;**加强药品分类采购管理和指导。”其中,关于药品分类采购的内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二审稿中**出现,结合**药品“两票制”及“4+7”药品带量采购的相关政策规定,*此,**已从不同的法律法规效力层级针对药品采购制定了系统化的体系规范,由此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关于“基本药物按照规定优先纳入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的规定,可以窥见**通过压缩药品生产流通环节利润,缓解医保压力的深层次意图。

五、建立立体化医疗卫生监管体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明确规定:“**建立健全机构自治、行业自律、**监管、社会监督相结合的医疗卫生综合监督管理体系。”这一规定打破了目前“医”、“药”两线,主管部门各负其责的分治格局,引入了行业自律和社会监督机制。原有监管体制的弊端在长生疫苗等多起恶性事件中暴露无遗,但是多方监管的体制也存在着职权重叠等诸多实*问题,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还有待**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配套制度与政策的制定与落实。

六、明确医保支付范围确定机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明确规定:“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范围由国务院医疗保障主管部门组织制定,并应当听取国务院卫生健康主管部门、中医药主管部门、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财政部门等的意见。”需要注意的是,在三审稿中,支付范围是由国务院医疗保障主管部门会同卫生健康、中医药、药品、财政等主管部门进行调整,正式稿将“会同”修改为“听取意见”,这无疑强化了**高层对于基本医疗保险的管理职权。

七、立法明确并加强了对处理

医患关系、保护医疗卫生人员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明确规定:“全社会应当关心、尊重医疗卫生人员,维护良好**的医疗卫生服务秩序,共同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医疗卫生人员的人身**、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其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禁止**组织或者个人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相较历次审议稿,正式稿就处理医患关系、保护医疗卫生人员进行了更大篇幅的规定,明确了立法保护医疗卫生人员合法权益的坚决态度,为进一步从民事、行政、刑事立法领域细化制度措施打下了坚实的上位法基础。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出台前几日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医生被患者家属恶性伤害致死事件引发的业界及舆论热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的出台和前述规定,对暴力伤医作出及时回应,可谓恰逢其时。

八、保护个人健康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明确规定:“**保护公民个人健康信息,确保公民个人健康信息**。**组织或者个人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公民个人健康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者公开公民个人健康信息。”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还规定了泄露个人健康信息的法律后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对于个人健康信息保护早在一审稿中便已初见端倪,这不仅是顺应我国个人信息保护立法的体现,亦是在“互联网+医疗”潮流下的必然举措。从医疗大数据分析到商业医疗保险定制,再到智能化医疗诊断,均以个人健康信息为基础。因此,个人健康信息是具有商业价值的信息,具有被侵害的可能性,需要立法层面予以特别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的出台,推动了国民健康保护体系**形成。同时,我们每个人也要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二者合力,才能**全社会的健康水准,支撑起朝气蓬勃的健康中国。健康中国在路上,这条路上,愿你我一起同行。



上一篇:《民法典》49大亮点梳理(一)
下一篇:中共党员的100条禁令:条条绝杀 务必牢记